重庆银行成为首家 香港上市的内地城市商业银行

2013年11月07日   生活资讯 来源:游金地   编辑:游金地
  
  “龙虾三吃”成就“吸金王”

  观察者说

  在业界看来,重庆银行是一个传奇。

  十年前,她满目疮痍,险些被清退“罚下”——不良贷款率高达42.5%、资本充足率为-27.1%、每股净资产为-7.4元;

  六年来,她与A股失之交臂;

  然而,昨天,她却成功登陆香港联交所,成为第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内地城商行。

  重庆银行是如何实现脱胎换骨的?

  “市委、市政府是重庆银行涅槃的主要推手。”一位知情人士表示,纵观重庆银行,其发展步伐可概括为“龙虾三吃”,即重组、引进战略投资者、上市。

  1

  脱胎换骨

  “与其办丧事花买棺材的钱,不如重组治病,花买药的钱”

  重庆银行的前身,重庆商业银行成立于1996年9月18日,是长江上游和西南地区最早的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。

  2003年,总资产149亿元的重庆银行,却背负了33.1亿元的不良贷款和6.1亿元的非信贷不良资产,不良资产合计达到39.2亿元,不良贷款占比高达42.5%。在全国城商行会议上,重庆银行被点名批评,并被银监会亮出“红牌”。

  在此之前,海南发展银行宣布破产关闭。人人纷纷猜测,重庆银行会否步其后尘?

  2003年2月8日,羊年春节后的第一天,时任重庆市委常委、常务副市长黄奇帆来到重庆银行。

  “在重庆未来的发展中,金融要先行。重庆要建设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、金融中心,如果地方性股份制商业银行没发展好,甚至倒闭了,无论如何都是一大败笔。与其办丧事花买棺材的钱,不如重组治病,花买药的钱。通过重组改造,重庆银行完全可能脱胎换骨。”黄奇帆说。

  面对人们的疑惑,他抛出了“龙虾三吃”重组战略:增资扩股,债务重组,引入战略投资者后整合上市。

  重庆银行由此拉开了重组大幕。

  第一步:发行新股,扩充资本金。

  此招一出,举座皆惊。

  按惯例,对困难企业应先实施债务重组,剥离不良资产,待企业财务指标改善后,第二步才是增资扩股,吸引新老股东认购新股,扩充资本金。不这样做,有谁肯为一家前景不明的企业投入真金白银?

  然而在黄奇帆看来,先剥离不良资产再增资扩股,无异于先手术后输血,看似“市场惯例”,却有可能造成“病人”在手术中的休克甚至死亡,风险极大。

  说服投资者出巨资认购新股,成为“一吃龙虾”的关键。

  清晰的重组思路、对重庆银行光明前景的精心勾画,逐渐打动了投资者。3个月后,重庆银行成功募集资本金12.14亿元,资本总额从2.55亿元扩充至15.16亿元,资本金在国内城市商业银行中的排位一跃成为西部第一、全国第六。

  第二步:资产重组。

  如今重庆银行的第一大股东——渝富公司,扮演了重要角色。具体而言,就是将重庆银行的部分不良资产先“搬”到渝富这个平台上,优化银行的资产负债表,使其轻装上阵。

  渝富公司显然不可能白白为重庆银行“埋单”,她将从三个方面获益:一是地方税收返还,二是股权溢价,三是清收重组不良资产的收益。

  第三步:引入战略投资者,上市。

  2006年10月,重庆银行向世界各地的商业银行、投资银行发出“英雄帖”。

  “招股书”发出不久,有20多家商业银行、投资银行表达了投资意向。最终,重庆银行将目光锁定在定位相近、零售银行业务突出的香港大新银行。

  香港大新银行以每股2.02元的价格,购买了重庆银行17%的股份,渝富公司也因此获得了4亿元的溢价收益。

  随着香港大新银行的进入,重庆银行形成了国有、民营和外资共同参股的股权结构,公司治理更趋完善。

  2

  另辟蹊径

  “要让小微业务撑起贷款业务半边天”

  重组成功,今后的路又该如何走?

  重庆银行是在市内37家城市信用社及城市信用联社基础上改组而成。由于信用社时期的风险意识淡薄、管理松懈,银行信贷管理方面存在许多缺陷。如:没有建立完善的风险管理体系,审贷分离不彻底,信贷放款审查、法律审查缺位;信贷审查手段落后,没有建立风险量化指标;贷后检查环节薄弱,贷后管理不规范;信贷人员少,素质低,业务水平参差不齐等等。

  找准“病症”,重庆银行开始对症下药。

  首先,要完善基本制度体系建设,构建全面、全程、全员的风险管理体系;同时,调整业务结构,创新金融产品,提高精细化和优质服务水平。

  “过去,我们的眼睛只盯着大企业,而现在,我们的重点服务对象是小微企业。”重庆银行董事长甘为民称,重庆银行正致力于打造“中小企业信贷工厂”,目标是成为“西部地区最大的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系统集成提供商”。

  业内普遍认为,做小微企业贷款相对而言成本更高、风险更大,是“苦差事”。

  但另一方面,小微企业贷款最高利率可达到基准利率的4倍。达到一定规模后,小微企业业务将成为利润增长点——这正是重庆银行瞄准小微企业的原因所在。

  2007年,重庆银行成立小微企业贷款部,世界银行提供资金支持,德国复兴信贷银行提供技术支持,重庆银行开始探索小微金融服务之路。

  2009年,重庆银行成立小企业信贷中心,这是全国首批、西部第一家获银监会批准、独立持牌的小企业贷款专营机构。

  2011年,重庆银行又专门成立了小微企业银行部和微企业务推动领导小组,全面负责全行小微企业业务的战略规划、制度设计、资源配置、产品研发、考核激励、中介合作机构管理等工作,全力打造小微企业业务专业化、流程化运行管理模式。

  如今,重庆银行已成为一家区域领先、并重小型及微型企业客户的小微金融服务商。2010年12月31日至2013年6月30日,重庆银行的小微贷款余额从人民币63.3亿元增至人民币267.8亿元,占全行贷款的31.5%。

  “未来两至三年,希望将小微企业贷款比例扩大到40%,力争45%,最终至50%。”重庆银行行长冉海陵表示,小微业务将撑起重庆银行贷款业务的半边天,成为未来发展的新蓝海。

  3

  闪耀香江

  上市集资所得净额约38亿港元,被香港媒体称为“吸金王”

  “龙虾三吃”的第三步,引进战略投资者后,还有下文,即加快上市步伐,走出重庆,由区域性金融机构发展成为全国性金融机构。

  2007年,重庆银行递交了A股上市申请。当年,北京银行等三家城商行顺利登陆A股,此后,A股大门对地方银行始终紧闭,这一等就是6年。

  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A股行不通,重庆银行决定转道香港H股。

  今年6月,银监会正式批准了重庆银行H股上市计划,吹响了重庆银行赴港上市的集结号。

  10月24日,重庆银行正式亮相港交所进行路演;10月25日,启动公开发售。

  据招股书显示,重庆银行此次共发行7.0752亿股,其中90%国际配售,10%公开发售,另设15%超额配股权。在本次招股过程中,重庆银行受到了投资者的青睐,国际配售和公开发售都得到多倍覆盖。

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“能得到投资者青睐,在于重庆银行有清晰的发展战略、良好的风险控制措施、得当的经营策略,有良好的发展前景。”

  重庆银行招股书显示,2010年至2012年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增长29.5%和32.1%。重庆银行2011年度的股东权益回报率在“亚洲银行300排行榜”中高居第9位。2012年至2013年平均益回报率更是达到26.2和31.7%。

  上市将为重庆银行发展注入更多活力,据预计今年重庆银行的净利润增幅将超过20%,平均股本回报率将在21%以上。

  重庆银行的资产状况同样良好。截至2013年6月30日,重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0.38%,远低于H股上市银行0.91%的平均水平。

  正是因为这些漂亮的数据,路演过程中,加拿大国民银行、中国财富金融控股公司、重庆北恒投资发展公司等五家公司累计认购达11.05亿元的股份,占总募资上限的30%。

  “大举认购,还因为这些公司看好重庆银行的长期发展。”该人士分析,重庆是中国中西部唯一的直辖市,中国五大中心城市之一,长江上游主要的经济、金融及工业中心,中国内陆唯一的保税港区,全国统筹城乡综合配套改革试验区和渝新欧国际铁路的起点。尤其引人关注的是,2008年至2012年,重庆银行业贷款总额与存款总额复合年增长率逾20%。2011年,重庆市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7%,全国排名第三;2012年,重庆市金融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增至8%……

  尘埃落定。11月6日,随着香港联交所一声锣响,重庆银行终于成为第一家在港交所上市的内地城商行。值得一提的是,重庆银行此次上市集资所得净额约38亿港元,被香港媒体称为“吸金王”。

  不能为上市而乱了定位

  胡勇

  城商行最初的定位,就是“为服务地方经济、服务小微企业的中小金融机构”。然而,近年来,一些城商行做大做强之后,便开始在全国范围内跑马圈地,布局网点。

  这种做法令人生疑。城市商业银行在向全国性股份制银行转变,这似乎并不利于金融业的平衡。

  这种身份的异化也引起了证监会的担忧,随即关闭了城商行的IPO,且一关就是6年。目前,已有20多家城商行在证监会排队,对IPO开放望穿秋水。多家城商行已准备改道H股上市。

  其实,不管A股上市或是H股上市,城商行都有必要先厘清自己的定位及其上市的意图。

  近年来,随着国民经济的整体提升,许多城商行已经成为本土金融机构的老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城商行试图进行经营转型,其途径之一就是远离小微企业,向大中企业靠拢。而这样做会让当地的小微企业融资更难,这势必影响经济的发展。

  同时,为了使自己看起来更像大银行,一些城商行不断向国内的一线或二、三线城市布局,这样就可能形成巨大的资金缺口。于是,相当一部分具备实力的城商行把解决资本金不足的希望寄托于上市,渴望以上市为契机,来弥补自身资金的不足。

  笔者并不反对城商行上市。目前城商行整体规模在迅速扩大,但多数经营较为粗放,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上市有助于推动城商行建立现代企业制度,形成有效的公司治理和内控机制,是推进城商行改革发展的一种有效途径。但如果为了上市而造成城商行定位上的混乱和异化,便是一种战略上的短视,成了南辕北辙。

  不管上不上市,城商行只有定位好自己的角色,结合自身优势和区域优势,打造真正的本土特色银行,才是长久生存之道。

责任编辑:游金地
更多
   TAGES
  
一键分享,共同成长!更多精彩请关注公众微信号:游金地(youjindi2012)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游金地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网友评论
6022人参与 | 评论0
登录 (请登录发言,遵循相关规定)
如果您对本内容有任何意见建议,欢迎在此进行反馈。
  • 最新资讯
  • 曝光台
  • 相关资讯
无标题文档
Copyright @ 2013-2014 www.youjindi.com.鲁ICP备11011247号
//-->